亲亲小女巫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精美文章网

  哦,我也是哦。一行浅绿色的字浮现在电脑屏幕上,呵呵,那时我们真傻哦,写信多麻烦哦,直接用QQ聊好了,嘻嘻。是啊是啊,女巫妹妹。

  这个被称做小女巫的小家伙,是我的笔友,后来发展为网友,我问她,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她笑着说,不是。我追问到,那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成为朋友啊,她继续说,等到成为朋友的那一天啊,呵呵呵呵。我笑了,虽然我看不见坐在电脑屏幕前的她是什么表情,但我知道,那个小丫头一定也在笑呢。

  她叫赵舒慧,但我喜欢叫她小女巫,她便叫我臭臭鱼,我也不在意,谁让本人的网名叫小丑鱼哩。她只小我两天,就姐姐姐姐的叫我,呵呵,被人叫姐姐的感觉真爽啊,其实我很佩服这个小妮子的,她的成绩那么好,还有那么多的时间上网,唉,佩服佩服啊。

  那天,我照常在网上挂着,等待着小女巫调皮的头像亮起来,没想到她刚上来,就给我发了一个挂着大粒泪珠的娃娃脸,我慌了,连忙问她怎么了,她说,她的爸爸给她找了个后妈,之前她见都没有见过她,在他们结婚的那天,她哭了。她问我;我该怎么办,姐姐,那个阿姨会不会打我啊,救救我啊。我告诉她别急,稳住,看看她是个怎样的人再说,她发了个点头的图片,下线了。

  一个星期后,她告诉我,她后妈人还不错,对她也挺好,我说,那你就接受她吧。她发了个摆手的图片,不知怎么,我总是接受不了她,我说,那就来个亲情小测试,屏幕上浮现出3行浅绿色的字,不一会儿,她发了个笑脸,我……试试这招灵不灵哦?我把胸脯拍的砰砰响,迅速打上一行字;一定灵一定灵。

  又一个星期以后,她告诉我,她后妈,哦不是,现在是她妈妈在她发烧那天怎样细心的照顾她,在她烧的不醒人事时怎样的着急……我问她,小女巫,这回接受她了吧。她又便成了调皮的她,恩,接受接受热烈接受,呵呵呵呵。她又问我,臭臭鱼,你怎么知道这招啊,我的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因为因为我也用过啊,呵呵呵呵。电脑那边的她一定吃惊的合不上嘴了吧,呵呵呵呵。

  小丑鱼;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流浪女巫;是啊。小丑鱼;今天就是我们成为朋友的那一天吗?流浪女巫;是啊,我们是朋友啊,永远的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