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来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精美文章网

  晚秋的时节,稻子都熟了,黄橙橙,金亮亮的,大风一吹,金黄的稻浪一波接着一波,江南这地方,没有海,倒是有着广袤的田地,连着丘陵还有梯田,风起的时候,那浪啊,气势磅礴,绵延千万里,总能让人浮想联翩。

  怡儿从小就生活在这样一个童话般的世界里,她还常常幻想着玩具箱能够插上螺旋桨,载着她在稻浪的上空飞翔,甚至去追逐偷吃稻谷的小雀儿。

  小姑娘不过是寻常工人家的孩子,玩具箱里不多的玩具,且大部分是在厂里从事维修的父亲从外面捡来断了发条的重新又给焊接好的。即便如此,怡儿依然很满足,因为她的朋友甚至连这些都没有,在他们那个年代,物质很匮乏,在他们看来新的玩具是很奢侈的,那得多大官的爹才能给孩子的享受啊。

  怡儿依然很清楚的记得认识他的时候是在读幼儿园的时候,休息日时父亲准许她独自一人在家属房的空地上玩耍,邻里装修,丢弃了些沙子就在空地上,小小的一堆,像个小山丘,而他就蹲在那里,很认真的在砌他的城堡。有沙堆可以玩,怡儿显然很高兴,只是过去之后才发觉这世上居然还有这样模样的人,小男孩黑黑的,很瘦,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营养不良了,不过眼神却格外的专注,像是在砌真的房子。

  “你好”,怡儿有些小心翼翼,毕竟是人生之中第一次主动跟人打招呼。

  小男孩只是抬头望了一眼,之后依然砌他的城堡。怡儿有些诧异,在幼儿园的时候没有小男孩对她视而不见的,虽说不是远近闻名的小美女,小小的丹凤眸子,也是及其灵秀可爱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可以一起玩吗?”怡儿眨了眨清澈的眸子,撅了撅小嘴,依然追问到,不免显的有些尴尬,不过小孩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你砌房子吗”?小男孩终于开口说话了,只是怡儿费了好一些劲才弄明白,这口音居然是外地的。

  后来怡儿知道小男孩名叫志远,是随父亲调任才迁居到了这里,他们原本是住在洞庭湖畔的。再后来他们就成了朋友,他常常会跟怡儿说起湖边的小鱼,小虾,小螃蟹,……等等一切怡儿从未见过的东西,这些都让怡儿羡慕不已,而他却羡慕怡儿的玩具,上发条能走路的小公鸡什么的,再后来,怡儿知道他还有一个小他两岁的弟弟,过了一段时间也送来了,至此三个人就经常在一起玩,玩的甚至让怡儿之前的女娃娃朋友们认为他们抢了她们的朋友,于是干脆就将怡儿推开,等怡儿长大了,才明白为什么她们总是忌讳她跟男孩子玩。

  终于她们到了上学的年龄,怡儿生在秋天,比同龄的孩子小了不少,直到开学报名了才发现还不到7周岁,差了那么几天,那时候人实在,读的又都是公办学校,报名的老师死活不给报,怡儿眼看着朋友们都报上名了,急的眼泪哗哗的,她甚至认为要等到明年才能报了,那岂不是要和朋友们隔着一个年级。虽然是小孩,可这些还是懂的,只是现在想来,其实那时候她爹妈比她还急的,最终他爹走了后门,找人改了户口,虽说有些拙劣,可终究还是让怡儿如愿报上名了,只是晚了一天,而志远因为是外地户口,报名的时候没有准备证明也拖了一天,那时候排班都是按报名的顺序来的,他们俩都晚了时日,天知道,竟然分到了同一个班。

  当怡儿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怡儿真的很高兴,因为这样她就可以每天和志远一同上学了,可谁知道了,怡儿的父亲一开始并不那么放心让怡儿一人独自走半个小时的郊区小路去学校,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接送,自行车走的是郊区公路,郊区公路与小路隔着大片的稻田,怡儿常常能看到志远一个人背著书包走在小路上,秋天的时候看上去就想是徜徉在金色的海洋里,怡儿没有见过真的海,可她在黑白电视上,童话书上都看到过,她觉得稻浪就是童话世界里的海,现在看到童话世界里居然有了志远,这总能让她莫名的欢喜。渐渐的,怡儿发现志远其实是特别聪明的,虽然因为个头高的缘故被安排到最后一排,可是考试回回都是第一,就连字也工整的有如字帖拓来般让怡儿佩服的五体投地。再后来,怡儿长大了一点,路也熟了,怡儿的父亲不再接送,可即便如此,怡儿每天出发去学校的时候也不敢邀志远一同,若是与志远形影不离,那些女孩子们可就真的不理她了,于是怡儿照例都会去雪儿门口等,雪儿与她同住一个单元,且就在她楼下(MeiWen.Com.Cn),实际上她认识雪儿是比志远要早的。只是因为报名的时候她晚了,所有才未能与雪儿一个班,况且雪儿也并不喜欢她与志远一起。

  那时候的小学基本上都没有校车,他们父母不是就近工厂的工人就是郊区的农民,游手好闲的少,因为担心孩子们在路上乱跑,三年级以下的小学生除了有家长接的,都被要求排队回家,老师会分区把学生编成小组,再安排一个小组长,谁不是按照队伍回家的第二天就会被报告给老师,等待的将会是耗费不同体力的体罚,比如到教室后面罚站或者是蹲马步,再不然就是跑操场。所以放学的时候怡儿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志远一起回家了。节假日的时候怡儿还会把作业拿到志远家去做,怡儿想,志远成绩好,兴许不懂的还能问问。怡儿的母亲很喜欢到朋友家打牌,有时候牌友也常常有志远的母亲,对于怡儿母亲来说,怡儿只是去了她朋友家里,便是不过问的,若是到了吃饭的时候还没有回,怡儿的父亲会到楼下喊,怡儿听见便下来了,从未有过错。那个年代小学生是很简单的,没有很多的培训班,也不会有太多的家庭作业,语文一般就是把新学的生字抄写几遍,再把前一天学的生字听写一遍,家长签字即可,抄写很简单,他们甚至还会比赛,输赢却也不怎么计较,完成的时间都差不多嘛,除了志远的字迹要漂亮许多,怡儿甚至不觉得有差别;至于听写嘛!志远自然要比她好,怡儿偶尔数学拿过第一,只是记忆差些,偶然会不一记得一些字,所幸怡儿是不服输的,听写之前会再复习一遍,因为这个志远常常笑她,就好像是作弊一样。即便如此,家长们对于他们的互相听写是很信任的,事实上他们的确从未作弊过,拿回去双方的母亲会照例签字。现在想来,志远语文每回都能考一百,偶尔九十九,怡儿也都是九十七分以上的,实在是没什么可怀疑的。数学就更简单了,几道算数题,几道应用题,写完之后会互相对一对答案,有不同的再验证一下,这种情况偶尔会有,其实也不必对,只是对个安心,因为写完作业之后他们会去找一些朋友来玩游戏,这其中有乐儿,有时候跳皮筋的时候也会有雪儿,若是玩到一半作业被家长查

  出来有错的,其中一个被叫回去改错的话,不但被喊的人会很没有面子,其他的人也都会很扫兴,天知道,每回都是怡儿的父亲从四楼的窗户上伸出脖子来喊,每当怡儿垂头丧气的回到家,母亲都会喋喋不休的强调是因为怡儿的粗心才导致的错误,所以怡儿才会想到通过对答案来避免出错。而在怡儿的心里,志远的答案简直就是标准答案,怡儿有一回甚至听隔壁的大娘啧啧的夸奖过志远做数学题时用过的草稿纸,竟是无比的工整,那位大娘还要拿回去激励她比怡儿大几岁却又不怎么成器的儿子。#p#分页标题#e#

  这之前提到乐儿,乐儿其实也是怡儿父亲同事的孩子,因为乐儿读的是她母亲工厂的幼儿园,因为家教比较严格的关系,也没有在一起玩过,所以到了小学成了同一个班的同学之后才成的朋友,乐儿和雪儿不一样,虽然成绩没有他们好,可是很乐意同怡儿一起和志远玩,也是唯一一位真心愿意和他们玩的女朋友,这以后怡儿找志远的时候都会叫上她,只是可能是因为成绩不太好的缘故,每回乐儿和他们一起玩的时候若是被乐儿母亲下班撞见,乐儿的母亲都会对着乐儿凶狠狠的问

  “你作业做完了吗?!”那眼神好似在像她宣布,就你这样的,不在家好好复习还想和他们一样到处玩,你马上给我滚回家!

  “我写了!”乐儿说这三个字的时候总是低着头,而且显的很委屈,以至于他们都不敢看她,志远的眼神更是流露出惊恐。怡儿想,他的母亲大概从未这样管教过他的吧。

  “你还不快回去吃饭去!”当她母亲黑着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乐儿便低着头,极不情愿的上楼去了,她母亲依然黑着脸而且走她在后面,怡儿想问她下午还出不出来玩,却怎么也张不开嘴,只是怔怔的看着她离去,那时候黑白电视里会经常播抗日的电视剧,怡儿甚至觉得那气氛,像是眼见着革命伙伴被鬼子抓了,却又是谁都不敢出声,只是看见乐儿撇着嘴悄悄的回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好像在暗示什么。

  之后,没多久各自的父母都下班回来了,志远的父亲视乎从未跟志远打过招呼,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便上楼了,怡儿的父亲会交代再玩一会就该回家吃饭了,雪儿的父亲手里总是拿着饭盒,雪儿看到了,便很自觉的回去了。一般都是乐儿最先走,雪儿第二,剩下怡儿和志远,他们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就都回去了。

  吃过午饭,雪儿和乐儿都有午睡的习惯,这期间他们的家长也是不许怡儿来串门子的,所幸志远的家里也没这规矩,只是家里大人要(Meiwen.com.cn)休息,不能呆在家里了,这时候志远常常会在楼下喊怡儿下来,有时候甚至会带上他弟弟志涛,然后怡儿会和志远商量是不是也叫上乐儿,如果决定叫乐儿,他们会到墙根压低了声音去喊,他们似乎都很怕乐儿的母亲,有时候他们觉得乐儿其实是在等着他们的,他们只要喊一声乐儿就会打开窗户把头伸出来,然后伸出右手的食指放到唇边“嘘!”一声,之后皱一皱眉头,趴在窗棂上压低声音说话。

  “你们小声一点,别吵醒我们妈妈了,我马上下来。”当乐儿轻轻的关上窗户后,怡儿甚至能想象乐儿蹑手蹑脚出门的样子。那模样有如偷油的老鼠,她觉得滑稽,却又笑不出来,只是希望不要被他们家大人发现才好。于是憋着气终于等到她下来。

  接下来便是无比快乐的下午的时光,童年的天空似乎时刻都是晴朗的,因为害怕吵醒午休的大人们,他们会选择去离家门口远一点的小山丘去玩,小山丘上种满了茶树,还有无数金黄色的野菊花,还有刺泡,白粉的蝴蝶,随手摘一节细细的竹子,把两头的竹节折断,中间就是天然的吸管,秋天正是漫山遍野茶花开的时节,他们把吸管插到花心——花粉的下面,便能吸到甜甜的蜂蜜,每当这时候怡儿就会觉得他们快要变成童话里的蜜蜂了,而这些都是志远教她的,怡儿越发的崇拜他了。

  其实让怡儿崇拜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在溪水里捡两块光滑的鹅卵石,想互敲击就能有火花,而且在石头上还能闻到火药的味道,他们甚至还尝试用这种方式研究钻木取火,虽然每次都失败了;他们常常会玩一种招蝴蝶的游戏,采一根长长的狗尾巴草,摘掉尾巴上的绒毛,再找一个同白粉蝶差不多大小的白色小纸片,中间破一个洞栓在扯掉绒毛的部位,轻轻晃一晃看上去像真的白粉蝶了,看到草丛里有蝴蝶,就把拴着假粉蝶的狗尾巴草伸到旁边去引诱,而且要不停的晃动,就像是蝴蝶飞舞的样子,真的蝴蝶就会围着你的假蝴蝶不挺的飞,看上去像是梁祝,在蝴蝶纷飞的日子里,他们甚至连上学的路上也不忘让蝴蝶在围绕在他们身边,怡儿有时会觉得自己就是花仙,脑子里满满的都是童话的世界。怡儿想志远怎么能知道那么多好玩的东西,洞庭湖真的像志远说的人间天堂一般吗?因为有个“洞”字,怡儿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湖水边有个很大的洞,他们撑着船可以划到洞里,而且怡儿常常幻想志远搬来之前志远的爷爷就带着志远和志涛住在这洞的旁边。因为志远经常说过年的时候去要回洞庭湖去看爷爷的。她记得有一回志远还说过年回来的时候会给怡儿抓一只洞庭湖的小螃蟹,怡儿特别的期待,为了早日看到她的小螃蟹她甚至开始盼望过年了。

  那时候,小学生的日子总是快乐而无拘无束的,不过也会有让他们感到害怕的时候。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有一天他们照常上着课,突然天空电闪雷鸣,那闪电像是要把天空劈开似的,本来晴朗的天空呼的一下就暗淡了,沉闷的雷声震得窗户都在发抖,老师被叫去紧急开会,之后怡儿就看到老师神色慌张的宣布提早放学。还交代了他们一定要结伴赶在下雨之前尽快跑回去。怡儿很害怕,因为怡儿知道他们家是离学校最远的,可是她已经没有时间害怕了,赶快收拾了书包和同路的同学一路飞奔,这其中也包括志远和乐儿,开始还只是闪电,时不时的响一声闷雷。即便如此,她依然觉得头皮发麻。到后来乌云也慢慢的飘过来了,她第一次觉得稻田的天空是那么的恐怖,而闪电依然在他们头顶盘旋,还有大风,怡儿甚至觉得她快要被风刮跑了。刚开始,怡儿还能和志远他们并肩的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也许就那么一小会,可是怡儿觉得跑了好久啊!终于怡儿看到他们家的楼房了,就在稻田边,穿过前面的厂区一眼就看到了,这时候志远和乐儿已经跑到前面去了,怡儿感觉雨马上就要落下来了,她想奋力去追,为了不让书包晃动的太厉害,怡儿拼命的用手去拽书包的背带,只是一用力过猛,怡儿只觉得身后忽然失了重心,她书包的背带断了。怡儿

  突然觉得她是肯定追不上他们了,她把书包抱在胸前,这样重心会稳一点,可这样一来,她跑的更慢了,她看着他们越跑越远,由开始的着急,变的害怕,然后到恐惧,当第一滴冰冷的雨滴重重的滴落在她的脸上的时候,(www.meiwen.com.cn)心中的恐惧让她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只是怡儿没想到的是,志远听到她的哭声居然折回来了

  “怡儿,你别哭!我牵着你!”志远冲过来一把拉住怡儿的手便拼命往前跑,乐儿回头看了一眼似乎也放慢了脚步在等她,雨从一开始稀稀疏疏的几滴慢慢的大到能听到落在草地上的雨声了。怡儿依稀看到前面好像有家长来接,怡儿没有看错,是志远的母亲,她拿来了不止一把伞,志远松开怡儿的手,赶忙的冲向前去,把其中一把伞递给了怡儿。#p#分页标题#e#

  “妈,你怎么来了?”志远显然有些庆幸。

  “我在阳台上看到你们了。”志远母亲一边说一边招呼他们都到伞底下来。

  怡儿依然有些惊魂未定,她再往前一看,她和乐儿的母亲也带着雨伞赶过来了,于是他们几个像落汤鸡似的被母亲们带回了家。

  雨中牵手的场景让怡儿久久难以忘怀,她想起电影里英雄救美的情节,只是真成了被救的美人却又让她恐惧,甚至让同学看到她害怕到哭,那可是极其没有面子的事情,况且事后他们还常常拿这个笑她。再往后,就开始有同学笑他们“天上一对,地上一双”了。每回他们走到一起被人笑,都会觉得很尴尬,之后怡儿便有意识的跟志远保持距离,这让志远觉得很不自在。然而小学六年的生活终究还是无声无息的结束了,他们各自考上了不同的中学。再后来,志远的父亲调任,志远搬走了;集体企业的工厂也在改革的大潮里逐渐被替代,工厂里有了第一批下岗的职工,乐儿父亲下海做了生意,没过多久,乐儿也搬走了;怡儿母亲所在的工厂在城市里有块地,新建了家属房,房改的时候分了怡儿母亲一套,怡儿也搬走了。除了雪儿还住在那里,他们各自都搬去了不同的地方。当然他们也早已经不是孩子了,他们有的准备高考,有的读了中专,都各自像不同的人生方向努力着。怡儿也成了高考大军中的一员,每天奋斗在无数的考试资料和试卷里,在这样的环境里怡儿觉得快要窒息了。

  “你认识这个人吗?”怡儿像往常一样做着题目,忽然有一美女同学拿着一个写着人名白纸问他,怡儿只看了一眼,就感觉心微微颤抖了一下,那三个字分明是“刘——志——远”,只觉得小时候的事情像海市蜃楼般呼的就在她眼前晃动起来,让她觉得不真实。怡儿定了定心神

  “认识,怎么了?”她尽量保持镇定。

  怡儿想起来了,初中的时候有一次暑假她在志远家玩,志远跟她提过他们班上有个姓“中”的女孩特别有意思,而她那个美女同学姓的正是“钟”,怡儿笑了,怡儿想原来他也跟他的朋友提起过我,而且还是美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