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热的夏夜

  • 时间:
  • 浏览:32
  • 来源:精美文章网

  夏夜,微弱的月光撒在草丛上。

  草丛中,似乎有消息,紧之后,传来一阵优美的旋律。是蟋蟀,月光下的小提琴家。

  我一步一步,悄悄前行,生怕这美好的乐曲被我打中断。一个动机显现出来——我要捉住它。

  悄悄地,我随着蟋蟀收回的声响......一个玄色的身影,并不清楚——那是我的目的。

  “咯吱”,一根树枝,为蟋蟀报了警。乐曲,中缀了。

  昏暗的草丛深处,传来一阵消息。好家伙,我可发现你了。

  我停住脚步。它愣了一下,以为我走了,便又放声歌唱,拉起它的小提琴。太好了,看我不捉住你!我只需悄悄一蹲,将手一合......你就等着吧。

  我喜滋滋地看了看蟋蟀。

  它似乎是遭到了老天的眷顾,在我入迷时,那小提琴巨匠曾经看不见了。但是,那悠扬的乐声还在空中萦绕。真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咦?那是什么?我扭过头,整理时,喜出看外。它在一个破旧的铁架旁,背对着我,高声讴歌生命的美丽——我迅速一蹲,用手围住这“歌唱家”,然先手一合——我感到,手中有个东西在动。我激动地摊开手,一个玄色的身影落在草地上,须臾就不见了。我四处观望,没有!我蹲下身,拨开周围的草丛,那蟋蟀的投影,正模糊地映在一片草叶上。见到本人的居住之所被发现了,它慌忙逃窜。我猛地一踩。哎呀,还是没捉到!

  最初再试一次吧。就在我计划保持时,它,又呈现了。我猛一扑,两手张开,拨开草丛,直逼蟋蟀。手一合,一捉,我以为本人已抓到它了,就立了起来。

  我一点一点,留意翼翼地翻开手,见到几根瘦骨伶仃的杂草,心,凉了半边。

  这时,我的左边脖子痒起来,乎是有什么东西在爬。不必说,一定是它!我愤愤地想。

  我把手伸向脖子,乱抓乱挠,折腾了好一番,也捉不住它。

  我取来一点水,不停往脖子上洒,它却顽皮地蹦来蹦往,让我好生懊恼。

  最初,我感到它停住了,便猛地一挠。它卧在我手心里,不停挣扎。我将手翻开一条缝,就是它。

  那黝黑的身躯,六条无力的腿,奋力地对抗着我。我大失所望,过了好一会儿才静下心来,细心想想,捉住它,我会有什么益处?但是,似乎什么益处也没有。

  那白白放过它,岂不是糜费了我太多的精神?有了。

  我用脚挪来几粒小石块,做成了一个粗陋的小牢房。我松开手,放下了蟋蟀。

  我拨弄了几下这小虫,长叹一口吻,挪开了一粒石子。

  它看到了希冀,一瘸一拐地冲了出往,冲进了它宽阔的老家。

  几株草一阵摇曳。蟋蟀钻进草丛深处。

  酷热的夏夜,草地上蟋蟀的歌声照旧。